联想错在哪里?
时间:2021-11-25  
来源:
     

/C

 \

从道德角度,联想的创始团队和高管不是什么道德高尚的圣人,是一群利益驱动的普通人。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追求个体利益,道德上虽然不高尚,但也不应该受到过份谴责。联想不是民族英雄,也不是民族罪人。

 

1

我从来就不喜欢联想这家公司。我最后使用的一个联想的产品,应该是2007-08年左右买的一台Thinkpad,此后,就再也没有买过联想的产品。

联想以高管的高薪酬著称,联想高管的工资水平,与公司的利润和市值完全不相称。从股东的角度,联想也并非一家好公司,无论是联想集团,还是联想控股的股价表现都不怎么样。联想控股IPO发行价40多港元,现在只有12港元。

联想产品的性价比确实不高,设计上也没什么特别新颖的地方。

联想的历史上也不算洁白无瑕。至少对某位院士的对待是不太公平的。倪院士做为创始人之一,因为意见分歧,出局了。这个事情谁是谁非我没权评价。但倪院士也算联想创始人,早期也是有功之臣,最终从联想啥都没拿到,不免有些苛待了吧。

至于联想那几次股权转让估值是不是合理,我不知道。当然,在那个历史时段,类似的事情不止是联想一家。很多很多公司都发生过类似的给管理层的转让。这些估值是否公允,也只有当事人心里清楚。

大众自然也有批评联想的自由,司马南当然也有批评联想的自由。至于是批评还是诽谤,这个法律说了算。

然而,他批评联想的那些内容,从专业上,有很多漏洞,比如算净资产不扣少数股东权益,算资产负债率的时候不考虑企业具体行业。联想集团资产负债率再高,也比不过资不抵债,所有者权益是负值的惠普吧。还有一家著名公司,市值千亿美金的波音,看财务报表,所有者权益也是负的,资不抵债。以不差钱著称的苹果,资产负债率也高达80%以上。

不同行业的企业,不同经营战略,采取的资产负债策略是不一样的。不一定低负债就一定好,高负债就一定差。

至于高管层中有多少外国人这些论点,更是鸡蛋里挑骨头。做全球企业,怎么可能没有外国人做高管。

但联想有几个问题,是可以聊一聊的。一个是从国营到民营的股权转让,一个是研发费用占比低,走“贸工技”路线的问题,最后一个是管理层的高薪问题。

 

2

2014年,在中国绿公司年会上,柳传志先生在接受白岩松访谈时,对国营到民营的股权转让问题,讲了这么一段话:

白岩松:联想经过千辛万苦努力,变成国有民营,当时他们创业的时候,中科院拿出20万,20万一下把联想国有化,很多年后看到这些数字几何数字翻腾,有没有后悔,当初砸锅卖铁把20万凑出来,就没有国有这回事?后悔过没有?

柳传志:后悔的意思就是说,在当时另外凑20万,或者赖账。

白岩松:赖账我倒没有想过,你做不出来?

柳传志:当初是有赖账机会,那个钱是计算所所长小金库的钱。

白岩松:本身也不合规。

柳传志:不是这个意思,别误会。国家科研经费计划不能动,所长为什么办这个公司,当时一个是科学院有号召说,希望科研人员下海办企业,但是所长并不见得真正理解了,或者想忠实地执行周院长的意思,他是觉得中关村街上那么多公司,好多都是计算所的人去的,然后一下这个公司或者那儿的奖金就比在所里做科研的高很多,他希望我来办一个公司,然后为所里挣钱了以后,给所里发奖金,让所里稳住阵脚,这是当时所长办公司的主要意图之一,因此那个账本身实际上是金库外的钱。另外我们这些人开的工资什么,跟所长这么定的,我们挣的钱,然后交给所里,然后所里再发工资给我们,让大家觉得这些人还是计算所的成员,不然的话,来的那些同事也是不稳定,实际上让大家军心稳定。

白岩松:后来20万成为你们发展当中很大阻碍?

柳传志:90年代初的时候,新来的年轻同事给我出过这个主意,说柳总,咱们可以这样,在边上另外办一间公司,这个公司也卖电脑,把好生意大单往那儿转,等到那儿差不太多,往那儿一过,我们先过去,到时候把你接过去。在当时由于没有公司法,公司又不是上市公司,我们也不懂,也不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当然肯定不行了,没有任何法律,谁来管你,当时公司没有董事会,就是靠科学院领导来了解情况什么的,没有人来了解情况,完全凭自觉,我什么没做,把他们臭说一顿。因为92年、93年的时候,科学院的公司,像联想这样,剩不了一两家,多数不是办坏了,就是各种各样的原因,如果我真的要是那么做,科学院就是高科技产业化,周院长这步棋彻底不行了,就算真的挣了钱,这部分给了自己,换白岩松你这辈子心理上过得去吗?相信谁都过不去,所以我这件事坚决不做,但是我也不是不做别的事,为什么?刚一开始我出来为了试试自己的能力大小,所以对于管理权看的很重,所以跟所里谈清楚,20万就20万,但是得把人事权给我,金融决策权给我,财务权给我,什么意思,每年挣多少钱,上交给所里,那时候还不懂交税什么的,反正剩下的钱怎么支配,你们不要管。这是我要这个权力,并没有想要后面的利益,权力跟利益不一样。

四五年、五六年之中大风大浪,尤其跟香港人合作,到达胜利彼岸,香港人是股东,人家有胜利果实,我就是船长,大风大浪我还是那个工资,当时不只我一个人,跟我一起创业的人都是这样,所以我觉得一个高科技公司,我们应该有股份,我们应该有分红的权利。我采取的办法就是找周院长谈了。1993年的前后,我主动找了周院长谈了,周院长是一个特别明白的“婆婆”,一说就是确实高科技公司创业者、科技人员、管理人员应该有股份,但是国家有一个叫国有资产管理局的单位,他们管着股份,我们虽然是你的领导,但是我给不了你,双方一讨论,最后达成一个妥协的协议,就是院长把每年利润的35%作为奖金奖励给我们,这是股东的权力,所以我们就把这35%存起来,我拿着它也不敢发,我也怕出事,交税不交税也不明白,若干年后拿这个钱真正地买了35%的股份。

白岩松:这个时候最初20万是决定了国有,但是当您买走35%的股份的时候,花了多少钱买走?

柳传志:大概两亿多一点。

白岩松:谁说国家净做赔本买卖,在这赚的多大。

柳传志:这个其实是这样,为什么国有资产老流失,国家不这么算账,他老这么跟你算,两亿多卖给你35%的股份,今天值几千亿、几百亿,当时贱卖给你了。科学院婆婆很开明,但是也得给他们谈、争,一般婆婆替你想,婆婆怎么激励你,这么开明的婆婆还是很少。

白岩松:柳总讲很精彩的一句话,不是船主,但是像船主一样当船长,这么多年这么过来的。

柳传志:北大清华像中关村后来都没有像我们这么顺利改制,各方面原因,就是像我这个位置的人没有积极争取,有一定原因,我是明着争。后来有记者问过我,假定当时科学院周院长不同意给你35%,你会怎么做?我当时认真地想了我当时的思想状况和觉悟程度,白岩松,你觉得我会怎么做?你回答,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主持人 白岩松:您还会继续干下去的。

柳传志:我估计不会,真的我想了当时我的情况。

主持人 白岩松:我忽略了一句话,柳总当时说,我评判了一下、回顾了一下当时的思想觉悟程度,我想的是现在。

柳传志:今天觉悟程度也一样,不合理,当时50岁,一分钱不带,干干净净,办公司,因为不合理,人跟着我出来,我不管,他们肯定一帮人愿意跟着我出来,我很有信心,从头起来,银行贷款没有问题,我会出来,我觉得不合理,我公开去谈,不会搞底下做什么事。

首先,联想的成功,中科院计算所的贡献,也远远不止那20万元。正如柳传志所说:“联想挣的钱,然后交给所里,然后所里再发工资给我们,让大家觉得我们还是计算所的成员。” 计算所给联想的,远远不止20万元,还有体制内的身份、全国顶尖的科研人才,计算所的一系列科研成果。当然,其后还有其他的资源。

联想是1984年创立的,第一款拳头产品,是技术含量很高的联想汉卡。中科院计算所从1968年就开始研究汉字显示,联想成立之前的1983年,研发的汉字图形微机就具备了汉卡的基本功能。随后,联想创办后,倪光南院士也将即将开发完成的联想式汉卡成果带入到了计算所公司。1985年,第一型联想式汉卡诞生。

联想这个名字,就来自于联想式汉卡。没有汉卡,就没有联想。

1984年,就算柳传志先生能凑20万元,没有计算所的支持,没有技术输入,联想能否能生存下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到了199293年,柳传志找中科院谈股份时,情况就有些区别了。1992年,联想推出1+1电脑,已经是一个小有名字的品牌。93年,柳传志找中科院谈股权问题。

当时这个访谈,我觉得柳传志先生还是说了不少真心话。联想最开始团队的35%股份是怎么来的,是找中科院要来的,争来的,明着争来的。最开始没要到股份,要到35%的分红权,然后用积攒下来的35%的分红(大概2亿多)找到了一个适当的时机(我记得是2001年),买下了35%的股份。

如果没有这35%,柳传志的选择就会是,把人拉出来,一分钱不带,从头开始。如果当时柳传志这么做了,也许不会像今天的联想这么成功,但也确实不会有所谓国有变民营的原罪问题。柳传志自己说过,在争这35%的股份时,和中科院提了,你不给我,我就不干了的类似说法。

站在中科院的角度,90年代初,中科院办了很多公司,失败的居多,联想在当时确实是办的最好的。如果联想的团队都和柳传志离开,撂挑子不干了,联想估计也就干不下去了。给团队35%的分红权以及未来的股权承诺,然后团队留下来好好干活,这是一个在当时看来,双赢的选择。

1992-93年,正是南巡后大批体制内的人下海的年份,柳传志带团队离开中科院体制自主创业,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93年的柳传志,已经在商海中遨游了快10年,那时如果出来自主创业,八成也能做成一家不错的公司。

如果你是当时中科院的决策者,你会怎么选择呢?我认为93年的35%分红权和其后的股权安排,对中科院、对联想、对联想的团队,都是一个理性、正确且多赢的选择。

84年联想只拿了计算所20万元创业,是错误的。1984年联想从计算所获得的,远远不止20万。

同样,现在翻旧账,说93年联想团队拿到35%分红权就是国有资产流失,是阴谋,也不对。这是双方争出来的一个双赢的结果。如果是一个民营老板碰到这种情况,给干活的团队35%的分红权,也算是一个很正常的选择。

当时每年35%的利润分红并未兑现给个人,而是统一托管起来,员工个人的分红数额只在账目上登记。柳传志还是比较谨慎的,毕竟分红权只得到了中科院的许可,并无国资主管部门的批文。如果国资主管部门追究此事,那就是“国有资产流失”。

保险起见,柳传志选择了这种登记却不实际发放的方法,如果国资主管部门日后不予认可,只要将这笔分红款原封不动地退还,就不至于被定为“国有资产流失”。

2001年,联想成为国家股份制改造试点企业之一,在当时的国家最高领导表态的情况下,北京市、财政部、科技部、中国科学院联席成立了体制改革办公室,促成了联想的股份制改革。用多年积累的分红款购买了35%股份。一个类似的案例就是TCL

联想改制,计算所是没什么话语权的,是中科院级别才可能有影响力。计算所所长曾茂朝先生光明正大的实名在联想控股间接持股。这个持股是否合理可以另行讨论,但至少没藏着掖着,没搞什么隐名代持,是光明正大实名持有。既然是实名,当时政府肯定也认为这个行为是合理合法的。

又过了几年,中科院先后于20048月、20063月发布了《中国科学院关于加快院、所投资企业社会化改革的决定》、《中国科学院关于进一步推进研究所投资企业社会化改革工作的意见》,提出至2010年,院、所投资企业中,院、所持股比例降至35%以下的改革目标。这个改革不是针对联想一家的。

其后2009年,中科院转让29%的联想股份给泛海。从手续上,是北交所公开挂牌转让,但转让条件设计的很苛刻,泛海成为唯一的合格买方。27.55亿元这个价格是否公允,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以联想控股的目前的股价,我感觉泛海的回报也就一般般。目前泛海持有联想控股的股权价值也就是50亿港币,加上之前卖掉的,估计每年的回报10%都不一定能到。把这27.5亿用来买北京的房子估计赚得更多。

国有资产是否流失,可以举报,可以评估,可以审计。但用现在的企业估值去评估多年前国有资产是否流失,纯属胡扯。

按用现在估值去翻旧账的逻辑算,龚虹嘉投200多万和中电五十四所合资成立海康威视,股份现在值几百亿,那算不算国有资产流失呢?

 

3

联想的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例不到3%,最新一年只有2.4%,低于华为这样的高科技企业,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不过,做PC这样的硬件生意的,毛利率很低,没啥钱投入做研发。惠普大家印象中是高科技企业,研发费用与营收的比例也只有3%。波音号称美国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例也就是4%多一点,特斯拉不到5%,苹果大概是6%

联想当时选择走贸工技路线,以低毛利率的PC为主业,就注定了联想不会是一家高研发投入比例的公司,一共就16%的毛利率,能投在研发上的,自然就没多少。

联想曾经不是这样的一家公司。前文讲过,联想起家,是靠联想汉卡,这一个在当时绝对算是高科技的产品。然而,94年开始的柳倪之争,最终改变了联想的方向。柳倪之争,在联想绝大多数管理层的支持下,柳胜出。“贸工技”最终战胜了“技工贸”。

为什么“贸工技”会赢?前文中提到,1993年,柳传志从中科院拿到了35%股份的分红权,但没有拿到股权。股权未来是要拿分红款去买的。

投入技术研发,使用短期利润去换企业的长期价值。如果走技术路线,大规模投入研发,企业短期利润必然会受到影响。利润少了,分红肯定就少了,35%的分红也少了。

如果技术研发成功了,企业的长期价值会提升,估值会提升。那么,未来去买35%的股权,要付出的代价也会提升。

在这个激励机制下,大量投入研发,意味着什么?团队的35%分红收益变少了,未来买股权的要付出的成本反而可能更贵了。

当把短期的利润,做为企业管理层的激励时,企业家自然而然会把精力放在提升短期利润上,而不愿意去做长期投入。当联想管理团队没有得到股权,而是获得35%的分红权的那一刻,也许,联想的“贸工技”的路线就是注定的结果。

利润分红导向的激励机制下,大多数联想的管理层不支持倪光南院士大规模投入研发的方向,也是很合理的。

等到2001年,联想管理层最终拿到股份时,“贸工技”已经深入到了联想的血液中,低技术含量的PC业务也成为了联想的主业。最终,联想选择了收购IBM,在PC领域做大做全球化。

收购IBM之后,整合国际团队,偿还收购IBM时所付出的债务,多元化战略的失败,已经让联想无法转身,只能在PC领域继续耕耘。

虽然研发费用占比低,公司没什么核心技术。从收入和利润角度,其实联想还做的不错,买完IBM2006财年,总收入133亿美元,2021财年,总收入607亿美元。整体公司也恢复到了稳定盈利的状态。同样处在夕阳行业,联想的收入水平和惠普差不多,但利润远远低于惠普。

联想无疑已经不是一个时代的弄潮儿了,在一个夕阳行业,有可观的收入和还凑合的利润,可以给管理层提供一个舒适而安逸的生活。

 

4

再说说联想高管的高薪问题。

2015年,杨元庆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有这么一则对话:

杨元庆:我觉得薪酬的问题,大家所关心的这个问题,可能对于像联想这样的企业还是不太了解。实际上的话在我们并购了IBM个人电脑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面,薪酬体系的统一是我们一个很大的一个困惑。因为国内的员工拿着很低的工资,而我们并购来的员工按照国际市场美国市场的标准来拿薪酬,对于我自己来说,我不能比我美国的员工、美国的下属、美国的高管拿着更低的工资,这个说不过去。

我们董事会也是完全有薪酬委员会,而且请了像韬睿这样薪酬的顾问来给我们定各个管理层的工薪,从来不是我自己定的这样一个工薪,他们都要对标,同样规模的企业他们的CEO的这样子的一个标准,所以我的薪酬是这么样子定下来的。

今天联想集团的国内员工,仍然拿着中国标准的工资,并购来的海外员工,按照国际标准拿工资。普通员工的工资,并没有看齐。然而,联想集团的高管,薪酬早已国际化。杨元庆的工资,确实已经比美国的员工,美国的下属,美国的高管高了。

2004年收购IBM之前,杨元庆的工资大概是50多万美元。其实已经不低了。但收购IBM后,杨元庆的薪酬一下子上涨到280万美元,涨了4倍多。不能比美国下属工资低,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涨工资的理由。还有国际咨询公司帮着订,董事会批准,多么合情合理呀。

其后,不管联想业绩好坏,管理层工资就节节高升。杨元庆的薪酬2007年突破500万美元,2010年突破1000万美元,2013年突破2000万美元。从2004-2013年,10年涨了将近40倍,不知联想的普通员工又涨了多少?

如果拿美国CEO的工资做对标,杨元庆确实有理由说,我的工资不算突出。但,联想是一家中国公司。而且,发达国家也不是只有美国,日本、欧洲的CEO工资都没有这么高的。

联想CEO工资和普通员工平均工资的倍数,我相信会远远大于中国的平均倍数,估计也比除美国之外其他发达国家要高。

CEO订了高工资,高管自然要学习好榜样了。于是,高管和普通员工的工资,也就越拉越大了。

联想的高管层过得还是很好的,财富也早就自由了。

 

5

联想控股的股权问题,是一个历史问题。

1993年确定35%分红权,是柳传志争来的。是否合法?那时没有明确的法律。事后早就有无数人举报。2001年拿到35%股权,也是历史问题,是当时北京市、财政部、科技部、中国科学院四家成立联合办公室,最终确认的方案。

旧账不是不能翻。可以举报,可以查账,可以审计,让法律来做最终的决定。从账面看,联想给中科院创造的回报,肯定是大于中科院直接和间接的投入的,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做到了。至于联想团队拿35%是不是拿多了,这个是当时谈判的结果。

联想的研发投入不足,是联想自己选择的道路。做PC,毛利低,技术含量低,就是这个水平的研发投入。联想不是科技领域的领头羊,不是民族科技之光,就是一个把PC的制造组装商。但联想至少在这个领域做到了世界顶尖水平。

联想管理层的高薪,看上去确实刺眼。但这个薪水是董事会批准,法律上没有瑕疵。这是一个道德问题,不是法律问题。可以说联想的高管比较自私,用各种方法给自己涨薪,公司做的一般,个人先财务自由。但这是道德问题,不是法律问题。

个人、公司,如果把这两者排序,大多数普通人的排序都是,个人利益大于公司利益。

个人和公司谈判时,肯定是给自己争取尽可能高的工资,没有人愿意为了提高公司的利润,而自己少拿钱。

企业家的终极追求也不是为国争光,而是获取尽可能多的利润。

企业高管的第一追求也是自己的利益,所以才要设计各种各样的激励机制,期权计划,让企业高管的利益和股东利益能最大程度的一致。

过去,大众给企业家寄予了太高的期望。但企业家奋斗的目的不是为了国家利益,企业家不是,也不应该是为国争光的民族英雄。

联想并不是民族英雄,联想只是一家利润导向的公司。以柳传志先生为代表的联想的创始团队也不是民族良心,不是道德高尚的圣人,只是一些优秀有能力的,利益驱动的企业家。

以杨元庆先生为代表高管团队也不是什么道德高尚的,大公无私的圣人,只是一些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尽最大努力争取自己的利益的企业管理层。

从道德的角度,他们不是圣人,是利益驱动的普通人,但他们也不是什么罪人。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自网络,发布本文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另: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投资理财需谨慎,切勿轻信投资承诺,本站与任何网上投资行为无关。

中国财经网 : www.fecn.net    责任编辑 : 23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发帖
已有 0 条 跟帖
还没有账号,马上 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的看法,不代表中国财经网立场。
新闻评论排行
新闻图片推荐
新闻24小时点击排行榜
专题
中国财经网-环球经济网门户版权所有 ©2010-2021  北京市公安局国际联网备案号:11010802036341  
京ICP备10217062号-2 Powered by fecn inc